不知星旅

高二
默默吃粮打call
非常非常咸鱼
喜欢画画,大学时再努力学习

【凹凸】真·小学生文笔

-五千年间-:

忍不住在这里发一下。。中午跟班上的学生看凹凸,挑了几集搞笑的给他们看,下午读书交流的班会就练习怎么描写人物。他们小学一年级,是用口头交流的形式,我指导着教了两句接着他们想自己说。我根本没想到一年级可以写这么好的句子!!看了不少的同人,看了不少各种大大对于人物的描述,第一次从儿童嘴里听到他们的描述,第一次从儿童角度看那些人物,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凹凸大赛是个充满爱的地方!下面摘录几句他们现场说的句子:

1⃣️佩利有着一头金色的长长的头发,他把头发扎得高高的,搭在背上像个小刺猬一样地躬在那里。(这句话太好了,用小刺猬形容佩利的外形还有姿态,我好欣慰啊!)
2⃣️佩利的眼睛像两颗没有熟透的小芒果。(太俏皮了这个形容,小芒果的尖端正好就像佩利上挑的眼角一样)
3⃣️帕洛斯的头发一动一动的,从背后看像调皮的雪花。(看看一年级的孩子,再看看你们这些罪恶的大人只会说拖把QAQ)
4⃣️他(帕洛斯)的眼睛就像夜空中飘着一个大大圆圆的月亮(我…没话说!!)

后面还有很多关于性格描述的练习,但还不是很成熟比如(佩利就像个大狗熊高兴了会舔人)(佩利:???)
非常自豪,我教的这是我教的呜呜呜………

又长大了!

今天生日,但其实也和平常的日子没有什么区别。嗯,感觉成长就是要承受更多了,现在却没那么在意生日了。吖,没有收到礼物稍微有点难过,我也没有刻意和朋友们说今天我生日,我要礼物!,,,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悲观?我觉得要来的东西不是最好的。要承担更多了,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吧。

祝我生日快乐!成为一个可爱有迷人的女孩子!加油

第一次体会到上色的乐趣!画画真开心!记录一下!

【雷卡】叫你一声哥哥.1

闻止北:

#是私生子雷狮&三皇子卡米尔的魔幻设定!!!
  私生子雷狮&三皇子卡米尔
  
  私生子雷狮&三皇子卡米尔
   
#有私设,有爆笑ooc。第一次写雷卡我很忐忑。
  
#雷王星平民的青涩刺儿头雷狮,和从凹凸大赛重生回来的理智稳重卡米尔。 
  
  







 

1.
  
  卡米尔有些费劲的推着铁铺后门,陈旧发霉的木质巨门的转轴早就生了厚厚一层锈、平日里成年人也极难推开,加之门板隔音良好,久而久之几乎没人想起这之后还有一个仓库。
  

 

  他即使戴着丝绸手套,手心也被粗糙的木刺扎的倒吸一口气。吱吱呀呀令人牙酸的推门声被门后依稀传来的嘈杂声音盖住,卡米尔也不着急喊人来帮忙,有一搭没一搭的推着,在心里默数三个数。
  

 

  一,二,三,行了。
  


 

  门后一声清亮的爆喝,盖住纷乱的噪音传出来:“佩利,去给卡米尔开门!”
  
  卡米尔于是才慢吞吞的收回手——收的速度有点慢,门板被呼的一声大力拉开,他的手险些摸上对方汗湿的胸肌。他还没对这种有些失礼的唐突行为有什么表示,佩利就怪叫一声捂着胸“蹭蹭蹭”后退:
  
  “雷狮老大,这次我真的不是故意在卡米尔老弟面前露胸的!!!我最近真的有好好听你的话穿上衣,可是打造这个玩意儿太热了……”
 

 
  雷狮拿着焊枪冷笑一声,要不是卡米尔还衣冠楚楚一脸平静的站在门口,佩利的一头乱毛还得被恶意薅去不少。
  
  卡米尔迈步进来,极自然的拿过雷狮手里的焊枪放在一边工作台上,再递了毛巾过去。

       雷狮揉着汗湿的头发没说什么,等卡米尔把外衣手套挂在衣架上才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创可贴和镊子在工具箱里,木刺处理不了就来找我。”
  



  偌大一个工作室的光线却很差,昏暗的灯泡照出模糊不清的器材、零件和半个飞艇金属外壳。
  
  这种灯光,也不知道雷狮是怎么看到了卡米尔拿起焊枪那一瞬的皱眉。
  
  他平时关心卡米尔的紧,可偏偏要趁着那一股少年人的矜持劲儿不显露出来,非得端得四平八稳的给出一个“朕知道你受伤了,退下吧”的表情。
  
  ……结果他还是不想看着卡米尔蹲在那么一个小角落、不得已眯着眼观察手心,对着昏暗灯光闭气凝神拿着镊子挑木刺。
  
  卡米尔一身衣服再素静也是贵族的行头,蹲在一堆沾着机油的零件旁边怎么看怎么都有点惨。雷狮手上一抖,一个焊缝就跟蜈蚣似的在金属外壳上巴着。
  
  
  

  雷狮干脆直接收工,擦干净手弯腰拍了拍卡米尔肩膀,自己披上外套大步走在前面,也没管对方是不是真的跟上了。
  
  卡米尔看着他,觉得有点想笑。
  

  雷狮总是一个笃定他会追随上来的人。
  
 

 

  佩利之前就被支去回收站收一些关键零件,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他们都会很默契的回雷狮家待着。买菜、做饭、吃饭、休息,也就在这种时候卡米尔才抛开那些贵族教条、像是有点人气儿,雷狮也乐得和对方心平气和的聊会天。
  
  雷狮年龄15,站在那里比17岁的卡米尔还低上些许,青涩眉目间却有了些锐气逼人的锋芒。他们发色极接近,性格却是天南海北一般的迥异。
  
  他这个年纪正是学不会入鞘敛息的肆意妄为,若是普通的愣头青绝对惹人厌,可偏偏雷狮这副折不断傲骨的样子却让旁人觉着理直气壮,一来二去反倒是给他营造了一种“不是池中物”的气场。


 

  
  他像是突发奇想一样回头调侃卡米尔,笑起来细眉挑的极锋利:“你上次不是说,你家那个烦人大哥总是挑你晚上看书的时候吩咐下人吹灭烛台么?我给你整了个好玩意儿。”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终于卡米尔也能面不改色的拿雷狮打趣:“哪种好玩意儿,是上次那种能把人搞残疾的,还是上上次那种干脆让人死无全尸的?“
  
  雷狮呲牙,露出一个有些血腥气的笑:“是他们自己非要上赶着找死。”找你的麻烦。







 

  
  一路上都极安静,卡米尔想着雷狮那杀气腾腾的样子皱皱眉,鬼使神差的开口:“大……雷狮,你将来想做海盗吗?”
  
  他说完就觉得自己唐突,正不动声色的想着怎么圆回来,连“我昨天刚刚心血来潮看了一本航海史”这种烂理由都编好了,反正他说出来对方也就信。
  
  雷狮正拿着洋葱去结账,没太注意这个问题蕴涵的刀光血影,顺口就回了他:“做海盗应该是挺有意思吧。”
  
  然后雷狮就去旁边卖土豆的摊子蹲着,对他来说这种在雷王星被忌讳的问题还没有晚饭重要:“卡米尔,给我扯个塑料袋。”
  
 


 

  于是卡米尔也就释然了:“晚饭吃咖喱吗?”
 

 

  雷狮:“成,你做。”
  
 




 

2.
  



 

  雷狮是在去年认识了卡米尔,他彼时比现在还要狂傲,拍着桌子和人拼酒——底层人民的娱乐活动大多粗俗,雷狮也参与,可他天生就有那么一股倨傲劲儿、不为娱乐只为输赢,是隐晦的不入俗流。
  
  也就是在这个酒吧,卡米尔找到了微醺的雷狮,给他下了一个匪夷所思又简洁明了的订单:在两年内打造一艘小型飞艇,价钱你开,能坐四人。
  
  雷狮对这个陌生贵族的回复更简洁明了:滚。
  


 

  卡米尔当时表情实在是太刺眼,雷狮就是当时脑子昏昏沉沉也记住了那份外放的情绪。以他的脾气、这时候多半转身就走,可是对着那张五官竟和他有些相似的脸,雷狮站起身却没狠下心直接离开。
  
  他揉着太阳穴,难得认真解释给这人听:“……我不接贵族的单,一个两个都事儿多。”
 



 

  雷狮到底还是年纪太小,14岁的身体对于酒精接受度太低,最后还是在酒吧支着脑袋睡着了。就是睡过去也是警惕心极高,瘦削的肩膀绷的死紧,也不知道那一颗青涩的心里塞了多少东西。
  
  结果这个小贵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亲自把他送到宾馆,给雷狮放好一浴缸热水、给他做醒酒汤,又静静的坐着等了他一晚上。且业务极其熟练,像是知道他那些细节处的龟毛脾气,热毛巾一定是折叠整齐,枕头不能太软。
  
  第二天雷狮阴着脸起床——他是喝醉了又不是失忆。他三下五除二的把卡米尔制服在地板上,没变声的喉咙逸出愤怒的低吼:
  
  “……你他妈最好别对我有什么企图,我知道贵族都有些恶心的爱好,我雷狮永远不会被任何人脖子上套个链儿当金丝雀养。”
  
 


 

  那眼神,上辈子从来没属于过卡米尔,这辈子在一个年轻气盛且青涩得多的雷狮身上却感受到了。他想想觉得也是补上了一份不可说的遗憾,摁下那份委屈大度的原谅了这个比自己还小三岁的大哥。
  



 

  卡米尔争取雷狮信任的时期大概断断续续持续了有半年,成功也多半是看在他虽是贵族身份却没什么贵族脾气、稳重内敛,冷静自持,对雷狮从来没想着隐瞒。
  
  雷狮最后也有几分以心相交的意思,默认接了卡米尔的订单,在后门仓库里开始了“天才是怎样在法律边缘大鹏展翅”的人生。
  
  半年后卡米尔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一个佩利,扔给雷狮做下手。雷狮对于这种“疑似贵族往自己身边安插眼线”的行为却接受良好,他似笑非笑的抬着些头问卡米尔:“是你的人吗?”
  
  卡米尔注视着对方仿佛装了璀璨银河的紫眸,认真的回答:“不是。”
  
  雷狮:“那就用着吧。”
  




 

  雷狮转身回了仓库,少年的身条长的极快,几个月过去就窜了一大截。15岁的雷狮和17岁的卡米尔几乎要一样高,眉目间也染上了戾气。雷狮近期手上一定沾染了人命,雷狮没说,卡米尔也就没问。
  




 

  只是有那么一次,卡米尔问他需不需要枪支。雷狮直截了当说不需要,他不想动静太大。
  
  卡米尔看着面前几乎每一个细胞都写着“肆意妄为”的雷狮,再想想上辈子那柄能掀翻凹凸大厅的雷神之锤,突然笑了。
  
  雷狮看过来,想清楚卡米尔在笑什么之后没好气的揉乱了对方的头发:“我又不是学不会屈伸,动静大了那我还能走吗?”
  
 


 

  他看着卡米尔那个笑容,伸手过去全是心里那点发痒的情愫作祟,下意识揉上对方柔软的发丝。他们挨着极近的坐着,雷狮上半身倾过去,是一个适合接吻的距离。
  
  卡米尔一时恍惚着把两个雷狮在心里重叠,极乖巧的任雷狮把他的头发揉的乱翘,两个人都像是不觉得年少些的雷狮做出这个举动有什么违和。
  



 

  卡米尔静静看着旁边的雷狮,对方不好意思却反而直接了当把卡米尔的脑袋别过去,行为处事就是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霸道劲儿。
  
  雷狮:“我有时候也挺好奇的,什么样的贵族家庭能培养出你这么一个叛经离道的儿子。”
  
  卡米尔:“大哥觉得我寡言少语、胸无大志,二哥觉得我冷静理智,不管哪个都不和你的评价沾边。”
  


 

  
  雷狮大笑。
 


 

  
  雷狮:“雄狮从不与羚羊为伍,你如果真的如他们评价那样、我恐怕连多看你一眼都嫌挡路。”
  
  卡米尔怎么说都是雷家的人,他骨子里那股遗传来的狠劲儿压的极好,却不是没有。上辈子他是贫民窟出身的私生子,入了皇宫这种吃人的地方遇强则刚,最后也和雷狮干脆的一起叛出皇室、拿那张凶险的通缉令当垫泡面的报纸。
 

 

  
  雷狮最后的评价,和上辈子几乎一模一样:“你在这个地方待不住的,格局对你来说太小了。”
  
  
  





 

  
  ——上辈子,闪闪发亮的三皇子殿下踩在他家墙头叉着腰,耳上水晶的饰品还在叮当作响。显然他是从自己的成年礼上直接跑出来、猩红的衣袍滚着金边,连头上象征皇子的皇冠都没来得及摘。
  
  雷狮直接甩掉那玩意儿,卡米尔就看着紫水晶的皇冠碎了一地,细碎的泛了几下清冷的光,就成了一堆死物。
  
  雷狮也是那样肆意的笑,只是多年的皇子生涯让他多了一份贵气和狠戾。



 

       两个雷狮重叠又分开,一会儿是18岁的成熟,一会儿又是15岁的青涩,兜兜转转,像是都在问卡米尔当年那个问题:
  
  





 

  “——这个地方待不住了,你要不要和我走?
  
 
  



 

         我这一次也陪你走的话,你也会死吗,大哥?

鹿野原:

小男孩是世界的寶物✨

牢骚

感慨无用:

今天微博首页掀起了好大一轮关于长短文冷热圈热度与作者写作热情关系的讨论。我想起一件很遗憾的事。


大约七年前,我还在上学的时候,和基友混迹于当年的论坛平台看文扫文搞基,那时候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位写【长篇正剧】连载的姑娘,要谋篇布局有谋篇布局,要人物刻画有人物刻画,要语言凝练有语言凝练,文力在当时每天平均要花三到四个小时泡在网上看文的我眼里大约【超越论坛里95%的写手】。但是那篇文的回复总是不够火热。


作者好像不在意一样,就这么保持着一周一更的频率,写了将近三十章。我每一章都追,追得胆战心惊,生怕她哪一天心灰意冷。于是挑了一天,鼓足勇气给她写了长评,还私信联系了她,表示会一直期待这篇文的更新。


但我并没有留住她。


这篇文我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喜欢到2017年的2月份,我还跑回已经忘记账号密码的僵尸论坛重新注册了个账号又把它看了一遍的程度。


如果现在要问我对这件事怎么看,一个作者的消失究竟是哪一方面的责任——其实我一丁点都不关心这些问题。我只知道如果让我再回到七年前,我会怎么干呢。


我会给她写十篇长评。


不够的话写二十篇。


我要把心里对她的欣赏、对故事的期待、对她坚持不下去的担忧和所有我最终没有等到后续的遗憾全写进去,我手速快,一万字不够我还有两万字。


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这一辈子我都隔着屏幕在喜欢一些与现实生活并不息息相关的东西,说得好听点叫雅趣,说得不好听一点,如果为了自己这一份真真实实喜欢的感情都不愿意真的放下手里的事真的去写一点东西,去做一点努力,那这个喜欢也太混蛋了。


我写这篇牢骚话并不想号召大家都给作者写长评,反正我的准则——管好自己,只对自己下要求,但如果连我都曾经没有做到,我拿什么来可惜那些永远断在过去的让我魂牵梦绕过的故事。这不叫有缘无分,不叫失之交臂,这叫自作自受。


所以每一天我都对自己说,如果哪一天,再让我遇到能喜欢到那份上的作者,我一定把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好好说给她听。